yvonneleo1

【信兽】太阳与海


 
*假装现实向,没有考据
*太想看wsy视角开始自割腿肉,都是ooc,都是我的造谣,都是幻想,都是喃喃自语
*不太甜,如果想骂我的话拜托温柔一点点啦,哭哭QAQ
 
*
找到了!
什么?永恒。
那是太阳与海
交相辉映。
——让·尼古拉·阿蒂尔·兰波 《永恒》

 
*
温尚翊年轻的时候和陈信宏一起看过很多部电影。读书时窝在彼此家里,出道以后窝在大鸡腿的沙发上。创作需要感情,诗人需要体验。要体验世间情感,身体力行不够,各种主角的人生被消化肢解,融入共鸣,谱进歌里,交出一部部作品让听众各取所需。
 
电影播完他们有时会交谈,争辩这个导演这部作品是否超越了哪部前作,推敲电影里某个镜头背后的意思。又或者触及到无需多言的共鸣,几句「干!太好看了吧」,「好喜欢里面那首歌」后抱起吉他,从电影配乐开始,沿着随心所欲的线索一直唱下去。

电影和歌都会被遗忘,相伴的魔力却渐渐显形。除了为之共同奋斗的理想,还有光环散去后共同打发的时光。从开始的志趣相投到后来的朝夕相处,本就相吸的灵魂契合度只增不减。
 
从什么时候开始呢?看电影从靠在一起变成搂肩。别人都称他自带疏离的气场,自己却在看到紧张时大刺刺地用脚踩他脚背,掐他细皮嫩肉的腰。明明情节紧张到不行,旁边那张因被蹂躏而作苦瓜状的包子脸却让人无比安心。

 
*
独处时气氛开始发酵。陈信宏搂着他肩膀的手越来越下,变成了搂腰。而温尚翊表现得仿佛浑然未觉,头靠在陈信宏肩膀上,若无其事地和他分食同一桶爆米花。其实有些心情满得快要溢出来了。他被陈信宏的气味环绕着,在台词的间隙仿佛能听到融合到一起的心跳声,头顶是对方让人安心的呼吸。
 
终于,在一个播放法国电影的晚上,主角的亲吻被大特写拉近,微微加速的心跳声交叠在一起仿佛无言的怂恿,他悄悄向左抬起了头。
 
陈信宏仍然盯着屏幕仿佛投入在剧情里,软踏踏的黄毛和墨蓝色T恤,显得又乖又白。微微抿着嘴唇,耳尖红红的。
 
妈的,好可爱。
 
也许是对方不自然的小表情泄露了他和自己一样紧张,温尚翊像是受到了蛊惑,轻轻咬上了那只泛红的耳垂。陈信宏轻轻一震,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,僵在那里。
 
粉红从对方耳垂蔓到脸颊。温尚翊受到鼓励,趁胜追击,一股作气,松开可爱的耳垂沿着下颚亲向嘴唇。在碰到唇瓣的那一刻,对方仿佛终于醒过来,圈在自己腰间的手骤然收紧。
 
陈信宏微微侧过身把温尚翊带到怀里,轻轻地回吻,然后贴上温尚翊的额头。
 
「阿翊」
 
薄薄的猫唇轻轻地吐出两个字,仿佛喃喃低语。温尚翊看向那人眼睛,直直地跌入一片星空。陈信宏的目光太过缱绻。他的气息包围着他。他觉得自己仿佛坠入海洋,周围是温柔的潮汐。
 
不料对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,温尚翊露出了疑惑的目光。
 
温尚翊感到海洋搂着后腰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,慢慢把嘴凑到自己耳边,温柔地开口。
 
「你好像硬了。」

 
*
温尚翊最懂周全。
 
陈信宏柔韧有余,玛莎尖刻潇洒,他们都用自己的方式,筑起了一个堡垒守护自己的追求。石头和冠佑相比更倚赖安稳,比他们都更早地投入烟火气。但温尚翊都不行。他想要的东西太多,摒弃的东西不足以砌起堡垒,而太多的追求也让人无法安于现实。
 
想投入又想逃避。放声地大笑,拼命地忙碌,不安全感如影随形。
 
因此他最懂周全。国中的时候他在学业与社团间周全,确保父母、朋友和自己都不会失望。出道后他在闪光灯与烟火气间徘徊,在家人和事业间两难,在……感情和理性间平衡。
 
迷茫和困惑一静下来便会无处安放,于是它们被转移到生活的各个角落:耳机里循环播放摇滚乐,练团时用力地扫弦,咀嚼似是而非的电影台词,在万人舞台上分泌多巴胺。剩下的,也消解在啤酒液翻滚的白色泡沫中,和慢慢散去的烟气里。
 

 
国中的时候,陈信宏会带着他翘课。有天天台的风有点大,是天阴阴的台风天。陈信宏很喜欢这样的天气,他也喜欢。
 
「欸」
 
身边的人突然开口,温尚翊微微转过头,少年黝黑的头发和白衬衣的领口被吹得微张。
 
「你们优等生真的想很多耶」
 
在他以为自己要等不到下半句时,陈信宏突然开口说道。
 
后来的这些年里总是这样。温尚翊兀自周全,陈信宏总在他身边陪周旋,写下《让我照顾你》,写下《米老鼠》,再写下《你不是真正的快乐》。
 
温尚翊到花莲去看海,海浪翻滚拍在岸上,那一刻他觉得很平静也很熟悉。自己的困惑都暂时地被洞悉都被安抚,就像面对陈信宏时一样。

 
*
温尚翊偶尔会回想起二十代的自己,也被叫作小太阳。在家境与优等生的双重光环笼罩下,多的是关乎梦想的远虑,才不怕生活的近忧,人缘超级好。
 
三十代的日子,乐坛事业蒸蒸日上,在感情上不缺爱,自己也奉行享乐主义,和陈信宏纠缠到融入彼此血肉里。
 
到了四十代,纵使不愿意,他也必须承认自己开始害怕被抛下。除去乐团,团员都有自己的寄托。陈信宏有自己的事业,玛莎有丰盛的精神世界,石头和冠佑有家庭。
 
只有自己,灵魂仿佛还飘摆不定。因为他的寄托,是人。他从小家教严,男孩血性的冲动多被压抑。直到遇到陈信宏。直到遇到五月天。直到遇到一起玩音乐的朋友。
 
这群人帮他挖掘快乐的本能,这群人让他可以做自己。但他归根到底是那种聪明的理科生,会害怕失衡,害怕单方面太投入的感情。
 
大约十年前陈信宏曾在节目里描述他像麦子,向着太阳生长。陈信宏太懂他。被叫作小太阳,其实不过是太渴望太阳,把渴望都内化到性格里。
 
*
诗人词人都有自己的意象世界。例如苏轼喜欢咏月,The Beatles的歌里常有时间跨度,周杰伦情歌爱用「笑」和「掉」,陈信宏喜欢天堂、海洋、太阳。
 
陈信宏很早的时候写过一首歌叫《爱情的模样》,过几年又写过一首歌叫《小太阳》。
 
他说你是巨大的海洋,我是雨下在你身上。
又说你就是太阳蒸发了彷徨,所以挖开土壤种下希望。
 
前者在描述爱情的模样,后者在描写倾慕的对象。
 
这又让他回想起多年前,第一次和陈信宏亲吻的那个晚上。当时播放的法国电影里,中年男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爱自己的妻子。他那离经叛道的未来同性伴侣笑得随意,问他:
 
「你们有共同点吗?」
 
「她聪慧吗?」
 
「她理解你吗?」
 
「那她唯一能给你的就是姓而已。」
 
「爱会(给你)带来重新改造。」
 
电影里的爱情温尚翊不喜欢,他的道德感和本能互相纠缠。但他总是牢牢地记住片尾的几句诗。出自法国诗人兰波:
 
找到了!
什么?永恒。
那是太阳与海
交相辉映。
 
他有点臭屁,觉得自己是那个太阳,而陈信宏是那个海洋。






End.
 _______
第一次写XS,真的好害怕被打,不对的马上改呜呜呜_φ(・_・
 
灵感来源于…印象中团长常穿暖色系,主唱有很多蓝衣服(也有可能就是肤色问题hia hia

希望他们在现实生活中都超幸福